李爱龙
内蒙古电竞协会会长

讨论|电竞专业到底该不该进高校?

最近,北京大学新增了一门面向全校的选修课——《电子游戏通论》。国内顶尖高校开设游戏课,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甚至坚决反对游戏产业进高校。
随着电子竞技行业的迅猛发展,2016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13个新增专业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目前,全国已有不少高校相继开设了与游戏业相关的专业与课程。曾经被人认为是“不务正业”“荒废学业”的电子竞技,终于被正名,最终走进高校课堂。然而,电竞专业到底该不该进高校?报考电竞专业就是找个理由打游戏吗?
我是李爱龙,内蒙古电竞协会会长。我曾参与创办了国内院校中首个电子竞技专业。高校应该开设与电子游戏相关的课程吗?目前电子游戏行业紧缺哪些人才?以及如何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校企合作办学模式又有哪些利弊?欢迎大家与我一起讨论!
605
讨论 2018-04-09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04个回复 共15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5个回答

我玩的游戏不算多,但我感到如今大部分游戏作为文化产业对于人的精神教育实际上是很有限的。从这一点上与体育运动对比,游戏给人带来的益处似乎并不多。而且许多游戏很多时候是对人的误导:教人好斗、争名夺利……而且很多很多网络游戏的内部环境并不是很好(例如喷子多),本该放松心情的游戏却反而令人心情更糟,心态好的人可能会把这当成对自己心态的磨炼(如果我没有错,不管他人喷我,我只在游戏中做好自己,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对得起自己就好;如果我犯错了,也不回口,积极改正,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但不得不说这还是比较少见的——尽管我们不愿相信,但如今网络游戏中玩家素质总体上并不是很高,这是我们有目共睹,也是不得不承认的。
我以前也很难与游戏和谐相处。在高中时,一面是学业,一面是游戏,尽管我只会在放假期间玩游戏,但还是感觉自己沉迷其中。但最令人难受的是你发现在你结束游戏后你几乎一无所获。游戏带给人的快感多是即时的,过去了就消逝了;但读一本好书带给人的益处确是延续的,即便阅读时可能没有游戏给人那么巨大的快感,可对人的影响却持久不衰。相比之下,读书(广义上的读书而不仅是应试教育)的确比游戏更有益。
但这也只是相对的。有些游戏带给人的影响确实是正面的,而且不见得亚于一本经典著作。
我很喜欢玩魔兽争霸III的自定义战役(基本上都是国内外玩家通过魔兽争霸III自带的编辑软件自制的地图)。原因在于一个好的战役,有着引人入胜的剧情,有着有血有肉的人物,还能给你精神上的触动或领悟。最重要的是,它能帮助你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就像你看了托尔金的《魔戒》三部曲后几乎永远不会忘记中土大陆。
最后,关于游戏成瘾这一问题,我认为更多的是自制力。任何欲望不加以节制都会变得无比危险。
我上了大学以后几乎不再玩游戏的一个原因便是:未来的生活需要我去担当,当下的学业需要我去努力,而游戏在这些面前无足轻重。
生活中孰轻孰重,人应有所知。

李爱龙 2018-04-1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您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不过,把他们的导演风格与“禅”相联系,这样的解读,不知道出自何处?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您如果翻看一些欧美的日本电影评论,或者关于小津电影的研究专著,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小津电影风格与“禅”有关联(不过,在这里请注意:他们在谈到小津电影风格的时候,关于长镜头和固定镜头的手法只是其中的一个构成部分)这样的见解,最早是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后来传到日本,成为对小津电影的常识性的解读,而是枝裕和则是后来者。
其实我也一直感到很不可思议:为什么西方人解读小津电影与“禅”相关联,而日本的观众对此却感觉迟钝,并不见有这方面的解读呢?我翻了一下有关“禅”在西方传播情况研究的书籍,发现小津电影进入欧洲的上世纪50年代(《东京物语》获得1958年英国电影协会的萨瑟兰郡奖Sutherland Trophy),恰恰与日本佛教学者铃木大拙在美国和欧洲的一些大学讲学和演讲的时期相重叠,铃木被公认是第一位把日本的“禅”推广到欧美的佛教学者,他的名著《禅与日本文化》,也是在那个时期在欧美流传的,对欧美人认识“禅”文化起到了启蒙作用;该书至今依然是一部了解日本文化的经典性入门书籍。因此,可以想象,铃木大拙在西方对“禅”的宣传,应该影响到了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其实,据研究,不仅仅是小津电影,西方对包括电影在内的日本文化的理解,都多少受到铃木大拙的影响)。
然而,小津电影风格究竟与禅道文化有没有关联呢?西方人的这种观点是否符合事实呢?因为我不是研究禅学的学者,无法给出一个客观的回答。小津电影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带有“克制的”、“淡然的”风格,是不是可以归类于“禅”?我咨询了一下周围这方面的专家,他们的回答是:现实中的“禅”与想象中的“禅”之间存在着距离,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理解与东方人自己之间,也存在着差距,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总之,导演的风格与其文化背景有关联,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放大性的解读,往往容易让人忽视或者误读作品的本意和导演的创作意图,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我倒是觉得,如果想要清晰地把脉小津电影的风格,不如把它与黑泽明电影进行比较,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比如从小津电影的“淡”与黑泽明电影的“浓”,小津电影的“静”与黑泽明电影的“动”等,进行比较,来看两位导演的风格之不同及其所蕴涵的文化意味,等等。这具体涉及到审美的问题,属于电影美学的范畴,很难一句话来概括,所以,在此也只能提供一些思路,以供您参考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