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凤生

我是上大退休物理学教授,曾师从丰子恺学画,关于名画里的科学知识,问吧!

我是上海大学退休教授林凤生,毕业于上海科技大学电子物理专业,退休前是《自然杂志》编审,高级记者。中学时师从丰子恺、唐云等名师学习三年绘画。近十几年来对绘画与自然科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跨学科研究。作品《西方绘画对运动的描述和它的科学基础》获第二届世界华人科普奖佳作奖;近期著作有《名画在左,科学在右》。
当下,市场上出现了许多解读西方绘画的图书和艺术复制品,都是从艺术人文、文学、哲学等角度来解读,几乎没有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认识绘画的。那么绘画与自然科学究竟有没有关系呢?在自然科学领域里,科学家对于绘画艺术的讨论已经蔚然成风。反之,在艺术创作领域里,许多著名艺术家在绘画的创新过程中纷纷借鉴自然科学里的图像元素也是不争的事实。关于世界名画里的科学知识,问我吧!
1k
探索 2018-11-0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3个回复 共3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看您在简介中说,还跟唐云先生学过画?唐先生其人怎么样?

您是画家还是物理学家?

林凤生 5天前

老师,在您的印象中,丰子恺先生是个怎样的人

林凤生 3天前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从十九世纪末拍摄第一部日本自己的电影开始,电影在日本的发展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战后,日本电影的高潮期或者说“黄金时代”,是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一时期,在国际上,以黑泽明、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为首的日本导演的影片,在欧洲各大电影节上频频获奖。“日本电影”,开始为世界所知晓,其制作风格和特色也令国际电影人刮目相看。日本国内,电影也逐渐在普通百姓的娱乐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电影院的数量和票房收入逐年上升。
然而,60年代,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电影急剧发展的势头受到一定的遏制。70、80年代开始,电影在整体形势上有些起伏,如山田洋次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票房收入一直稳定;宫崎骏动画影片引发的观影人数一直保持历史最高记录;北野武、是枝裕和等导演和作品在国际电影节获奖,等等。但基本呈缓慢下降的态势。90年代,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电影院数量萎缩现象开始加剧,加上“少子化”和“老龄化”等社会现象,观众人数递减。可以说,在日本,“电影独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关于“日流”和“韩流”。“日流”的动漫有着深厚的底蕴和潜力。“韩流”也不容忽视,它的背后有着政府的支持。但是,我个人更加看好“华流”,特别是大陆地区的电影市场和动漫产业,目前的实力就已经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将来的发展更值得期待。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