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喜剧之王》:不值得爱的供养

戴桃疆

2019-02-06 17: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周星驰对着春节档观众问一句:“不拍电影你养我啊?”也许会听到观众回答一声:“我养你啊!”怀旧又浪漫,那是许多人逝去的青春——前提是大过年的别再塞烂片给观众添堵。
《新喜剧之王》并不是一部喜剧,他是老去的周星驰说教后辈的车轱辘话,一遍一遍地重复,没完没了,没滋没味,听起来絮絮叨叨的,拿出旧时光里的荣耀来展示自己对后辈的恩泽、对后辈灵魂的滋养,逼着观众走进电影院里对他“尽孝”。如果将拍摄《新喜剧之王》视为周星驰的一种行为艺术,那还真就很是搞笑。
电影海报
《新喜剧之王》寄生在周星驰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喜剧之王》上,鄂靖文饰演的“如梦”就是二十年前周星驰饰演的尹天仇的翻版,外形不突出,没有什么背景,运气也不是很好,一直在片场跑龙套,尽管她家里没有草原没有矿,但梦想这匹野马却载着她蹚过经济上的困难,只要给盒饭就行——不过从她和张全蛋饰演的男朋友“查理”分手时拿出的那厚厚一摞钱看,演员这个行业还是能帮助从业者摆脱贫穷的,哪怕这笔钱是她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哪怕这笔钱是她的全部积蓄。
正如女主角的名字一般,《新喜剧之王》整体制造了一种“如梦”一般飘忽的情景。它一方面努力描绘人物悲惨的处境,有追求有技术却郁郁不得志,她不被家人和朋友理解,所有人都告诉她没有可能,就算从当下到宇宙毁灭也没有可能,所有人都告诉她这是“命”,唯一支持她的男朋友只是为了欺骗她的钱和感情;一方面又没有真切地展示女主角到底比其他人强多少,落入人生低谷后绝地翻盘从无名龙套变成万众瞩目的影后,整个过程被浓缩成一个短短的“一年后”……观众看了大半天塞了一堆低级闹剧的打拼故事,却没有真实地看到命运转机的高光,一切就恍如一场梦,讲出来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鄂靖文饰如梦
王宝强饰演的大明星马可处在女主角的对立面,与女主角徘徊在低谷最后一飞冲天的历程不同,展示的是一个人从高处跌入低谷的过程。他这个角色和女主角共通的地方在于按照自己的意志干扰拍摄。
演员是一种工作,是展示角色的工具,仿佛招魂现场的灵媒,负责为台词本上的角色提供血肉,让角色活起来。角色丰满有角色丰满的演法,角色单薄也有角色单薄的演法,一个给自己疯狂加戏的龙套对于拍摄工作来说是灾难的。主角光环下的不幸遭遇也是其他角色的不幸。《喜剧之王》里尹天仇给尸体加戏的表现之所以好笑,正是因为它是相对正常情况中的反常。而《新喜剧之王》中几乎没有预设一个“正常情况”,缺乏这个预设,就无法制造反常,也就无法成就喜剧效果。
《新喜剧之王》预告片截图
除了高呼“努力”,没有任何喜剧效果的《新喜剧之王》无疑是极其失败的。它努力迎合资本的意志直白地嵌套插播广告;努力贴合当下所谓对逆转人生局面的渴望,让角色一瞬就完成人生翻盘;努力的贴近所谓“社会底层奋斗”的心态和遭遇,不停地堆砌不幸的人生遭遇,抛却理性和逻辑制造惨相。尽管努力迎合,却没有满足观众的一定丁点期待——观众期待一部带来欢笑的电影,看到的只有周星驰的自我陶醉和自我满足。
王宝强饰马可
周星驰电影中最可贵的一点在于他的天真,天真的一种可能是无限的丰富想象,另一种可能就是幼稚、缺乏成长。在《新喜剧之王》里能看到周星驰对自己过往的执念,例如安排父母眼中如梦的对比项身份是一名律师——那是周星驰童年时期一度被认定的职业志愿,也能看到他对过去成功过的段落反复的咀嚼和重复展示,例如电影中不断出现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和《喜剧之王》中的台词……
这种对过去的过度执念就是自恋。正如自恋的纳西索斯最终的宿命是坠入河中变作水仙花,自恋的周星驰在几部重复《大话西游》的作品在市场上遇冷之后,最终逃回了自己的影子里,通过副歌式的反复咏叹再现昨日的荣光,展示怀旧情怀,丝毫不在乎观众在这个过程中是否获得了快乐,像《新喜剧之王》这样自恋的水仙作品不值得观众进行爱的供养。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2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